14岁–在这6个月的苦苦挣扎中,我设法成为了一个不同的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