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岁– PMO就像是遥远的记忆,这是我与自己完全脱离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