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岁–我一直希望自己30岁时过世,这样我才能摆脱“悲惨的生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