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岁–我一生都遭受PIED的折磨,我很高兴地说那已经完全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