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香草的幻想升级到跨性别,再到娘娘腔的东西–现在,我感觉更男性化了,娘娘腔的幻想大大减少,我对女孩的痴迷又回来了。